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篮球大赛 >

韩雪自曝不需要听众合不合群取决于她想不想融

时间:2019-09-12

  初升高的时候,韩雪考入了苏州最好的中学——苏州中学,后来学费都交了,硬拉着爸爸找学校退回所交学费,回到原来上的苏州一中。她自知从来就不是一个吭哧吭哧读书的人,在原来的学校念高中她知道,她可以有大量时间参加业余课外活动,但是新学校却不得而知。从初中到高中,韩雪在苏州一中上了六年学,她说她几乎在这里完成了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建立,因此对母校的感情特别深。这次去上海采访,节目组特意去苏州探访了这所中学以及她常去的文具店。

  录制这期节目时,韩雪坦言,早几年她还是很抵触上综艺节目的,“包袱重,不太有娱乐精神。”但现在比以前好很多,“可能这几年活得更加自我一点。二十几岁的时候,还会在意周边人怎么看你,慢慢后来就没有这些顾虑了,反而更在意自己内心的衡量标准。这个也是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自信的一个原因。”

  2000年正读高三的韩雪,偶然参加了香港嘉禾影视公司主办的推新人世纪之星推新人大赛获得了金奖,并与嘉禾签约。也是因为这次比赛,她说服老师和家人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

  甚至录完后拿到总冠军,韩雪的第一反应也不是开心,而是觉得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战线月底到节目录完,差不多三个月,后期每周都要去杭州报道,已经到了那种录完回来要先缓一下的状态,然后没隔两天又要去,那个时候身体已经是在超负荷运转了,所以总决赛完了以后就会觉得好不容易一个事结束了。”节目中,她对王江月说道。

  她说她也不需要听众,任何情绪都能够自我消化,很享受一个人的状态,但并不觉得孤独。王江月问她如果要用合群和不合群来定位的话,你是属于不合群的人吗?她直言取决于她想不想融入那个群,“我想融入的时候我可合群了,我不想融入的时候,天天在群边上绕我也不会进去的。”

  起初登上《我就是演员》这个舞台时,韩雪非常紧张,尤其是听到“咚咚咚”的开演提示音。“只是大家看不出来。”她笑着说。录《女儿谷》那期时,韩雪和同组女演员紧张到一直到大幕升起前都是互相拽着手打气的状态,反倒是越往后演,越没有最初那般压力和紧张,哪怕是录制总决赛前,离总冠军越来越近的时候,她也没有觉得很有压力,“我觉得经过一轮一轮筛选,到后面都是很好的演员,谁留谁走都有可能,所以反倒不会说有那么强烈要奔到最后的想法。”

  韩雪在这个舞台上为观众讨论的还有她的哭戏,章子怡也问过她到底是怎么哭的。韩雪哭笑不得:“我说我只能在角色里哭,没办法去借情感来哭。我觉得一定是内心的情绪到了才能哭出来,我有时候也会遇到剧本上虽然写了泪流满面,但是我并哭不出来的情况。”她开玩笑说,这个舞台上也不只是她一个人哭,说明每场演得还不错,“至少我觉得每个作品都成了,让大家记住了,有了一些议论点。”

  韩雪是苏州人,从地域上来说是典型的江南女生,外表看上去温柔似水的她,骨子里实则固执无比,她爷爷曾经评价她是一个脑有反骨的小孩。“可能跟成长环境有关系,在军人家庭,部队大院长大,大家对你的管束都是很严厉的,我也从小就特别独立,知道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或者自己去下判断,自己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任。”

  从年初的《声临其境》到年末的《我就是演员》,2018年对韩雪来说无疑是收获巨大的一年。近日,由王江月主持的深度访谈节目《星月对话》节目组专程奔赴上海采访了韩雪。彼时,距离她结束音乐剧《白夜行》的首轮十场演出以及《我就是演员》节目的收官刚过去不久,聊起这一年来的加速成长,她说人生就怕陷入惯性,所以一直以来都在任性地工作和生活,在可见范围内做各种不一样的事情,虽然不是特别有章法,也许也不会换来收益的最大化,但至少都是有意思的。她也坚信,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有过去大量的储备,才有今天这些输出。”

  节目中,韩雪自我评价了在《我就是演员》舞台上的每一场表演,回应了外界关于她场场都哭,场场状态都类似的质疑,称“说明我还演得不错,至少每个作品都成了,但也只能是在角色中哭,毕竟给的就是悲剧戏”。而对于“靠综艺被看到演技”的评价,韩雪也表示很无奈,“或许这就是现代人要付出的代价。”这期节目中,节目组还去苏州探访了韩雪曾就读的中学,以及学校门口她常光顾的文具店。

  回望在《我就是演员》舞台上演绎过的角色,韩雪觉得最具挑战的是《搜索》。“她太不好演了,原本电影里就一个受害者,我们加码成三个受害者,就是每个人在网络前,不知道哪一天就从看客变成了受攻击的人,这种层层嵌套和递进的结构就决定了我的情绪要在短时间内变化得很快。一上来情绪就要到,最后还要崩溃跳楼,没有什么支撑,得自己去消化这种情绪。”

  最后一场演完,因为舍不得这个舞台,韩雪一进入后台就开始流眼泪了,但是再返场谢幕时又觉得特别幸福,“我其实每一场谢幕的时候,都特别能理解很多演员说喜欢舞台的感受,感觉真的太不一样了。”

  长得好,成绩好,还多才多艺,韩雪素来都是“别人家孩子”般的存在。节目中,她表示自己只是在别人没有看到的时候花了更多的时间。除了长相是父母给的,其它东西都是自己花时间努力得来的,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且越长大就越有一种紧迫感。她自认也没有所谓的优越感,反而常常会觉得自己这个没学,那个没学,这个不会,那个也不会。

  这一年,韩雪几乎是靠《声临其境》和《我就是演员》两档综艺节目被人看到了演技,她自己也觉得有点滑稽,“但后来仔细再想一想,也许这就是现代人要付出的代价。因为现在大家能够聚焦的时间越来越短,你怎么在短暂的生存空间里让大家看到你的能量呢?可能综艺节目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方法,至少给了一个小的出口,让大家看到你有表演的能力。”

  节目中,她还透露,《搜索》那场她哭的最强烈的并不是在台上演戏的时候,而是从窗户跳出去之后,“他们后面给我搭了一个垫子,我趴在垫子上,真的是忍不住,心里堆积的所有负能量在那个时候全都释放了。”对于每场都哭的质疑,韩雪也回应道:“确实悲剧在这个舞台上更有冲击力,给我的都是悲剧戏,我能不那么演嘛!”她曾故意在舞台上进行过几次放飞自我的即兴表演,“他们不给我演那样的角色,我就只能自己找那种小的点调节一下舞台气氛,破一破形象,让观众们看看原来我可以不那么演戏。”

  王江月问韩雪自认在哪一阶段可以无愧于演员这个称谓?韩雪说是这次的音乐剧《白夜行》,让她觉得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是能够站在舞台上的好演员。“第一戏很好;第二,雪穗这个角色特别符合我一直想演的角色类型。我就老想演一些不一样的角色,雪穗是一个终极大boss,她不是个好女孩,但她又是一个让人恨不起来的坏人,外形上我觉得我还挺像的,我也觉得自己能演好。又是音乐剧的形式,对形体、表演、演唱都很有要求。”

  演出期间,韩雪咳嗽的厉害,每次演出工作人员都得在后台拿着垃圾袋和纸巾候着。“一下到后台就赶紧咳,咳一圈换完衣服,清清嗓子再上台,有两次是在舞台上就想咳,我就强忍着,忍到最后都快流眼泪了,感觉声音也变了。”整个《白夜行》演出期间只有到最后一天,才好了一点。

  但是也有人评价她每场的状态都差不多,节目中提起这一点,韩雪当即不以为然“差多了”。“自己演自己知道,每个人物差别都蛮大的,只是说它属于同一大类型,因为我们找的基本都还是以前影视剧的角色,基本上挑的都是主角片段。主角们其实长得很像,本身空间不是那么大。”

  而对于演员上太多综艺会伤害表演的说法,她倒是不太担心,“我觉得我上综艺节目也并没有呈现特别多的东西,我还是有所保留的,你要让我过分娱乐,我也做不到。我上的基本上也都是跟专业相关的一些节目,并不认为消耗了我的专业能力。”

  关于朋友,韩雪认为一定是相似的人才会相互吸引,“大家会互相确认眼神,确认一个安全距离,我能不能跟你成朋友,我能跟你走多近,只要简单的相处就会有感觉。如果是能当朋友的人,她就不会觉得你身上有这种高冷或者自我保护,但是有一些氛围,你确实是没有办法走得更近,多少会有点距离感。女孩子身上让人有这种距离感不是坏事,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